欢迎来到AI优秀作文网!

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

编辑:AI作文网 更新时间:2021-09-27 02:54:17

   阅读太麻烦?试试一键朗读,轻松朗读作文!

序言:欢迎阅读,喜欢记得常来哦!内容简介:一、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 你传的图上 是 杜父鱼科 Cottidae 松江鲈属 Trachidermus 鱼类 下图为 淞江鲈 Trachi ... 觉得不错就继续看完以全文内容吧!  

一、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

你传的图上  是    

杜父鱼科       Cottidae       松江鲈属      Trachidermus    鱼类

下图为    淞江鲈      Trachidermus fasciatus    ,俗称   媳妇鱼、四腮鲈鱼  

嘴大,体长,银灰色,背部和背鳍 上有小黑斑,栖于近海,也入淡水,平时以鱼虾等为食,肉质鲜美。本鱼体前部平扁,后部稍侧扁。头平扁,棘和棱均为皮膜所覆。口大,端位;上颔末端延伸至瞳孔后缘末端。前鳃盖骨具4棘,上棘最大,后端向上弯曲。上下颔、腭骨和锄骨具绒毛状齿。体无鳞,被骨质小突起。背鳍2个,连续;胸鳍宽大,下部鳍条不分枝;尾鳍为凸。体背侧褐色,腹部白色,头侧具4条暗色横斑。第一背鳍的第2至4枚硬棘有一暗色斑;第二背鳍、胸鳍、臀鳍和尾鳍均有褐色小斑点形成的横纹。体长可达14厘米。

为近海底栖小型鱼类,在生殖季节,成鱼头侧鳃盖膜上各有2条橘红色斜带,似4片鳃片外露,故有“四鳃鲈”之称。为降河洄游鱼类。繁殖季节到来时,生殖群体由内河向河口聚集,并将卵产于近海的贝壳内,孵化后的幼鱼则集体向淡水作溯河洄游,在淡水中索饵、成长。

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

二、童年的,第一章,第三章,第四章,第五章,四篇读书笔记,一篇五百字

《童年》

第一章:

昏暗昨小的房子里,我的父亲摊手摊脚瑗际躺在地板上。

他穿着一身白衣裳,光着脚,手指无力地打着弯儿。

他快乐的眼睛紧紧地闭住了,成了两个黑洞;龇着牙咧着嘴,她像在吓唬我。

母亲跪在他旁边,用那把我常常用来锯西瓜皮的小梳子,为父亲梳理着头发。

母亲围着红色的围裙,粗里粗气地自言自语着,眼泪不停地从他肿大了的眼泡里流出来。

姥姥紧紧拉着我的手,她也在哭,浑身发抖,弄得我的手也抖起来。

她要把我推到父亲身边去,我不愿意去,我心里害怕!

我从没见过这种阵势,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恐惧。

我不明白姥姥反复给我说的是什么意思:

“快,跟爸爸告别吧,孩子,他还不到年纪,可是他死了,你再也别想见到他了,亲爱的……”

我一向信服我姥姥说的任何一句话。尽管现在穿一身黑衣服,她显得脑袋和眼睛都出奇的大,挺奇怪,也挺好玩。

我小的时候,得过一场大病,父亲看护着我,可是后来,我姥姥来了,他来照顾我了。

“你是哪儿的呀?”

我问。

“尼日尼,坐船来的,不能走,水面上是不能走的,小鬼!”

她答。

在水上不能走!坐船!

啊,太可笑了,太有意思了!

我家的楼上住着几个大胡子波斯人;地下室住着贩羊皮的卡尔麦克老头儿;沿着楼梯,可以滑下去,要是摔倒了,就会头向下栽下去。

所有的这一切我都非常熟悉,可我却从来没听说过从水上来的人。

“我怎么是小鬼呢?”

“因为你多嘴多舌!”

她笑嘻嘻地说。

从那一刻起,我就爱上这个和气的老人了,我希望她领着我立刻离开这儿。

因为我在这儿实在太难受了。

母亲的哭号吓得我心神不定,她可是从来也没有这么软弱过,她一向是态度严厉的。

母亲人高马大,骨头坚硬,手劲儿特别大,她总是打扮得利利索索的。

可是如今不行了,衣服歪斜凌乱,乌七八糟地;以前的头发梳得光光的,贴在头上,像个亮亮的大帽子,现在都套拉在赤裸的肩上,她跪在那儿,有些头发都碰到了爸爸的脸。

我在屋子里站了好半天了,可她看也不看我一眼,只是一个劲儿地为父亲梳着头,泪水哗哗地流。

门外嘁嘁喳喳地站着些人,有穿黑衣服的乡下人,也有警察。

“行啦,快点收拾吧!”

警察不耐烦地吼叫着。

窗户用黑披肩遮着,来了一阵风,披肩被吹了起来,抖抖有声。

这声音让我想起了那次父亲带我去划船的事。我们玩着玩着,突然天上一声雷响,吓得我大叫一声。

父亲哈哈哈地笑起来,用膝盖夹住我,大声说:“别怕,没事儿!”

想到这儿,我突然看见母亲费力地从地板上站起来,可没站稳,仰面倒了下去,头发散在了地板上。

第三章:

欢乐和忧愁永远是相依相随的,它们不可分割地交织在一起。

雅可夫舅舅醉得可能并不特别厉害,他撕扯着自己的衬衫,揪着自己的头发和浅色的胡顺:

“这算是什么日子,为什么要这样活?”

他捶胸顿足,泪流满面:

“我是个流氓,下流坯子,丧家犬!”

格里高里突然吼道:

“没错儿,你就是!”

姥姥也醉了,拉着儿子的手:

“得了,雅沙,你是什么样儿的人,上帝最清楚!”

姥姥现在显得特别漂亮,一对含笑的黑眼睛向每个人挥洒着温暖的爱意。

她用头巾扇着红红的脸儿,如唱如诉般地说:

“主啊,主啊,一切都是这么美好!太美好了!”

这是她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叹。

我对于一赂无忧无虑的雅可夫舅勇的表现十分吃惊。我姥姥,他为什么要哭?

还打自己骂自己?

“你并不是现在就要知道这世界上的一切!迟早你会明白的。”

姥姥一反常态,没有回答我。

这就更令我的好奇心不能满足了。我去染房问伊凡,他老是笑,也不回答,斜着眼看格里高里。

最后他急了,一把把我推了出去:

“滚!再缠着我,我把你扔进染锅里,也给你上个色儿!”

格里高里此时正站在炉子前,炉台又宽又矮,上面有三口大锅,他用一根长木棍在锅里搅和着,不断地拎出棍子来,看一看顺着棍子头上往下滴的染料场。

火烧得很猛,他那花花绿绿的皮围裙的下摆映着火光。

水在锅里咕嘟咕嘟直响,蒸汽雾似地向门口涌去,院子里涌起一阵升腾的云。

他抬起充血的眼睛,从眼镜下边儿看了看我,粗声粗气地对伊凡说:

“快点,拿劈柴去,长眼睛干什么用的?”

茨冈出去了。

格里高里坐到了盛颜料的口袋上,招呼我过去:

“来!”

他把我抱到他的膝盖上,大胡子盖住了我的半个脸:

“你舅舅犯浑,把他老婆给打死了!现在,他受到了自己良心的谴责,懂了吧?”

“你可小心点哟,什么都想知道,那是非常危险的!”

与格里高里在一起,我感到特别自然,跟与姥姥在一起一样,不同的是,他总让我有点怕,尤其是他从眼镜片儿底下看人时,好像那目光能洞穿一切。

“那,是怎么打的?”

“晚上两个人睡觉得时候,他用被子把她连头带脚兜住,然后打死的。”

“为什么要打?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吧?”

伊凡这时抱了柴火回来了,蹲在炉子前烤着手。

格里高里没在意,继续说:

“也许是因为她比他好,他嫉妒她!”

“他们这一家子人,都不喜欢好人,容不下好人!”

“你去问一问你姥姥,就会知道,他们是怎样想弄死你的父亲了!你姥姥什么话都会对你讲的,她不说谎。尽管她也喜欢喝酒,闻鼻烟,可她却是个圣人。”

“她还有点傻气,你可得靠紧她啊!”

说完,他推了我一下,我就到了院子里。

我心里非常沉重。

凡纽希加追上来,捧住我的头,低声说:

“不用怕他,他可是个好人!”

“你以后要直盯着他的眼睛看,他喜欢那样!”

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。

我记得我的父母不是这么生活的。他们干什么都是在一起的,肩并肩地依偎着。

第四章:

染坊的顶子上,火舌舒卷着,舔着门和窗。

寂静的黑夜中,无烟儿的火势,如红色的花朵,跳跃着盛开了!

黑云在高处升腾,却挡不住天上银白的天河。

白雪成了红雪,墙壁好像在抖动,红光流泻,金色的带子缠绕着染房。

突突、嘎吧、沙沙,哗啦,各种各样奇异的声音一刘奏响,大火把染房装饰成教堂的圣壁,吸引着你不由自主地想走过去,与它亲近。

我抓了一件笨重的短皮大衣,把脚伸进了不知道是谁的靴子里,吐噜吐噜地走上台阶。

门外的景象实在太让人震惊了:火蛇乱窗窜,啪啪的爆裂声和姥爷、舅舅、格里高里的叫喊声响成了一片。

姥姥头顶一条空口袋,身披马被,飞也似地冲进了火海,她大叫着:

“混蛋们,硫酸盐,要爆炸了!”

“啊,格里高里,快拉住她,快!

“哎,这下她算完啦……”

姥爷狂叫着。

姥姥又钻了出来,躬身快步,两手端着一大桶硫酸盐,浑身上下都在冒烟。

“老头子,快把马牵走!”

姥姥哑着嗓子叫喊:

“还不快给我脱上来,瞎拉,我都快着了!”

格里高里用铁锹铲起大块儿大块的雪往染坊里扔着。

舅舅们拿着斧头在他身边乱蹦乱跳。

姥爷在忙着往姥姥身上撒雪。

姥姥把那个桶塞到雪堆里之后,打开了大门,向跑进来的人们鞠着躬:

“各街坊邻居,快救救这大火吧!

“马上就要烧到仓库了,我们家就要被烧光了,你们也会遭殃的!

“来吧,把仓库的顶子扒掉,把干草都扔出去!

“格里高里,快!

“雅可夫,别瞎跑,把斧头拿来,铁锹也拿来!

“各位各位,行行好吧,上帝保佑!”

姥姥的表现就像这场大火本身一样特别好玩。

大火好像抓住了她这个一身黑衣服的人,走到哪儿都把她照得通亮。

她东奔西跑,指挥着所有的人。

沙拉普跑到了院子里来,刷地一下直立了起来,把姥爷掀了个大跟头。

这大马的两只大眼睛被火光映得十分明亮,它嘶鸣不已,不安地躁动着。

“老婆子,牵住它!”

姥爷奔过去,张开两臂。

大马长鸣一声,终于顺从地让她靠了过去。

“别怕,别怕!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,亲爱的,小老鼠……”

她拍着它的脖子,念叨着。

这个比她大3倍的“小老鼠”

乖乖地跟着她向大门口走去,一边走一边打着响鼻。

叶芙格妮娅把哇哇地哭着的孩子们一个一个抱了出来,她大声叫:

“华西里·华西里奇,阿殖克塞找不到了……”

我藏在台阶下面,怕她把我弄走。

“好啦,走吧走吧!”姥爷一抬手。

染坊的顶儿塌了,几根梁柱上窜起烟来,直冲天空。里面哔啪乱,红色的、绿色的、蓝色的旋风把一才团团的火补e扔到了院子里,威胁着人们。

大家正用铁锹铲了雪往里扔,几口大染锅疯狂地沸腾着,院子里充斥着一种非常的气味儿,熏得人直流眼泪。

我只好从台阶底下爬了出来,正碰着姥姥的脚。

“滚开,踩死你!”姥姥大喊一声。

突然,一个人骑着马闯进了院子。

他戴着铜盔,高高地举着鞭子:

“快闪开!”

枣红马吐着白沫,脖子底下的小铃铛急促的响声停住了。

姥姥把我往台阶上推:

“快走,快点!”

我跑到厨房里把脸巾在窗玻璃上往外看。可是人群挡住了火场。

唯一有点意思的是铜盔的闪光。

火被压下去了,熄灭了。

警察把人们轰走了,姥姥走进了厨房。

谁啊?是你!别怕,没事儿了!”

她坐在我身旁,身子一晃悠。

一切又好像回到了跟以前一样的夜晚,只是火熄了,没什么意思了。

姥爷走进来,一脚门里一脚门外:

?是老婆子吗?”

“嗯”

“烧着没有?”

“没事儿!”

他划了根火柴,一点青光,照亮了他那满是烟灰的黄鼠狼似的脸。

点上蜡烛,挨着姥姥坐了下来。

“你去洗洗吧!”

姥姥这么说着,其实她自己的脸上也是烟熏火燎的。

姥爷叹了一口气:

“上帝大发慈悲,赐你以智慧,否则……”

他抚摸了她的肩膀,笑了一声:

“上帝保佑!”

姥姥也笑了一下。姥爷的脸陡然一变:

“哼,都是格里高里这个王八蛋,粗心大意的,他算是干够了,活到头儿了!

“雅希加有在门口哭呢,这个混蛋,你去看看吧!”

姥姥吹着手指头,走了出去。

姥爷并没有看我,轻声地说:

“看见着火了吧?

“你姥姥怎么样?她岁数大了,受了一辈子苦,又有病,可她还是很能干!

“唉,你们这些人呢……”

沉默。

过去老半天,他躬着腰掐掉了烛花,问:

“害怕啦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他脱掉了衬衫,洗了脸,一跺脚,吼道:

“是谁?混蛋,应该把把他牵到广场上去抽一顿!

你怎么不宵去睡觉,还坐在这儿干什么?”

我去睡觉了。

可是没睡成。刚躺到床上,一阵嚎叫声又把我从床上拽一起来。

我跑到厨房里,姥爷手秉蜡烛站在中间,他双脚在地上来回蹭问:

“老婆子,雅可夫,怎么了?

什么事儿?”

我爬到炕炉上,静观屋子里的忙乱。

嚎叫声有节奏地持续着,如波浪地拍打着天花板和墙壁。

姥爷和舅舅像没头苍蝇似地乱窜,姥姥吆喝他们,让他们躲开。

格里高里抱着柴火填进火炉,往铁罐里倒上了水,他晃着大脑袋来回走着,像阿特拉罕的大骆驼。

“先升上火!”

姥姥指挥着。

他赶紧去找松明,一下子摸到了我的脚:

“啊,谁呀?吓死我啦,你这个小鬼!”

“这是干什么啊?”

“你的娜塔莉娅舅妈在生孩子!”他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我印象中,我妈妈生孩子里并没有这么叫啊。

格里高里把铁罐子放到了火上,又回到了我身边。
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陶制的烟袋:

“我开始抽烟了,为了我的眼睛!”

烛光映着他的脸,他一侧的脸上沾满了烟渣儿,他的衬衫撕破了,可以看见他的根根肋骨。

他的一片眼镜片儿中间掉了一小块,从这个参差不起的破洞里,可以看见他那好像是个伤口似的眼睛。

他把烟叶塞进烟锅,听着产妇的呻吟,前言不搭后语地说:

“看看,你姥姥都烧成了什么样儿了,她还能接生?

“你听,你舅妈嚎的,别人可是忘不了她了!

“你瞧瞧吧,生孩子有多么困难,就是这样,人们还不尊敬妇女!

“你可得尊敬女人,尊敬女人就是尊敬母亲!”

我坚持不住了,打起了瞌睡。

嘈杂的人声、关门的声音、喝醉了的米哈伊尔舅舅的叫喊声不断地把我吵醒,我断断续续地听见了几句奇怪的话:

“打开上帝的门……”

“来来来,半杯油,半杯甜洒,还有一勺烟渣子……”

“让我看看……”这是米哈伊尔舅舅无力的吼声。

他瘫坐在地板上,两只手无力地拍打着。

我从炕上跳了下来。烧得太热了。

可米哈伊尔舅舅突然抓住了我的脚脖子,一使劲,我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,脑袋砸在了地板上。

“混蛋!”我大骂。

他突然跳了起来,把我扔起来又摔地地上:

“摔死你个王八蛋……”

我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姥爷的膝盖上。

他仰着头,摇晃着我,念叨着:

“我们都是上帝的不肖子孙,谁也得不到宽恕,谁也得不到……”

桌子上还点着蜡烛,可窗外的曙色已经很重了。

姥爷低头问我:

“怎么样了?哪儿疼?”

浑身都疼,头很沉,可我不想说。

周围的一切太奇怪了:大厅里的椅子上坐满了陌生人,有神甫,有穿军装的老头子,还有说不上是干什么的一群人。

他们一动不动,好像在谛听天外的声音。

雅可夫站在门边儿上。

姥爷对他说:

“你,带他睡觉去!”

他作了个手势,招呼我跟他走。

进了姥姥的房间,我爬上床,他低声说:

“你的娜塔莉娅舅死了!”

我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特别吃惊,因为她很长时间不露面了。不到厨房里吃饭,也不出门。

‘姥姥呢?”

“那边儿呢!”

他一挥手,走了。

我躺在床上,东张西望。

墙角上挂着姥姥的衣服,那后面好像藏着个人;而窗户上好像有很人的脸,他们的头发都特别长,都是瞎子。

我藏到了枕头底下,用一保眼窥视着门口。

太热了,空气让人窒息,我突然想起了茨冈死时的情景,地板上的血迹在慢慢地流淌。

我身上好像碾过了一个载重的军队,把一切都碾碎了……门,缓缓地打开了。

姥姥几乎是爬着进来了,她是用肩膀开的门。

第五章:

天完全黑了下来。

姥爷在黑暗中好像突然变大了,眼睛放着猫似的亮光,语气激烈而狂热,说话的也快了许多。

他讲到自己的事儿时就这样,一反他平时那股小心翼翼、苦有所思的状态。

我非常不喜欢他这个不故意记住,可却抹也抹不去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他一味地回忆过去,脑子里没有童话,也没有故事,只有过去的事情,他不喜欢别人问他、提问题,可我偏要问问他:

“啊,那你说谁好,法国人还是俄国人?”

“那谁知道啊?我又没有看见过法国人在自己家里是怎么生活的!”

“那,俄国人好吗?”

“有好的,也不坏的。”

“可能奴隶时代的人不好点儿,那时候人们都让绳子捆着。

“现在可好,自由了,可却穷得连面包和盐也没有了。

“老爷们自然不太慈善,可他们都很精明,当然也有傻蛋,脑袋跟口袋似有,随便你往里边装点什么,他都兜着走。”

“俄国人有劲儿吗?”

“有很多大力士,可只有力气没用,还要敏捷,因为你力气再大也大不过马去!”

“法国人为什么我们进攻?”

“那可是皇帝们的事儿,我们可不知道。”

“拿破仑是干什么的?”

他是个有野心的人,要征服全世界,然后要让所有的人过上一样的日子,没有老爷也没有下人,没有等级,大家都平等,只是名字不同而已。

“当然信仰也只有一个。这可就是胡闹了!就说这海里的东西吧,也只有龙虾长得一样,没法区别,鱼可就有各式各样的了:鳟鱼和鲶鱼合不来,鲟鱼和青鱼也不能作朋友。

“我们俄国也出过拿破仑派,什么拉辛·斯杰潘、提摩菲耶夫,什么布加奇、叶米里扬、伊凡诺夫……”

他默默地注视着我,眼睛睁得圆圆的,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我。

这有点让人不高兴。

他从来没有和我谈起过我的父亲和母亲。

我们谈话的时候,姥姥常常走进来。

她坐在角落里,许久许久也不吭一声,好像她不在似的。

可是她会突然柔和地插上一句:

“老爷子,你记不记得了,咱们到木罗姆朝山去,多好啊?

那是哪一年来着?”

姥爷想了想,认真地回答:

“是,是在霉乱病大流行以前了,就是在树林里捉拿奥郎涅茨人那一年吧?”

“对了,对了!”“没错儿!”

我又问:

“奥郎涅茨人是干什么的?他们为什么要逃到树林里去?”

姥爷有点有耐烦地说:

“他们都是普通老百性,从工厂里乡材中逃出来的。”

“怎么捉他们啊?”

“就跟小孩儿捉迷藏似的,有人跑,有人追”逮住了,就用树条子抽,用鞭子打,鼻子打破,额头上砸上印,作为惩诫的标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就不好说了,不是要咱们明白的事儿。”

姥姥又说:

“老爷子,你还记得吗?大火以后……”

姥爷很严肃地问:

“哪一次大火?”

他们开始一起回忆过去,把我给忘了。

他们用不高的声音一递一句地回忆着,好像是在唱歌,都是些不怎么快乐的歌儿:疾病、暴死、失火、打架、乞丐、老爷……“你倒是都看见了啊!”

姥爷咕囔着。

“什么也忘不了!

“你还记得生珲瓦莉娅后的那年春天吧?”

“噢,那是1848年,远征匈牙利的那一年,圣诞节的第二天把教父吉洪拉了壮丁去打仗……“他以后就再无消息……”姥姥叹了一声。

“是不是的!不过,那年起,上帝的恩泽就不断地光临咱们家了。

“唉,瓦尔瓦拉……”

“行啦,老爷子!”

姥爷阴了脸:

“行什么行啦?我们的心血都白费了,这些孩子们,没有一个有出息的!”

他有点不能自控地乱喊乱叫起来,臭骂自己的女儿,向姥姥挥舞他瘦小的拳头:

“都是你!你把他们惯坏了,臭老婆子!”

他嚎了起来,跑到圣像跟前,捶打着自己的胸膛:

“上帝啊,我的罪巷就如些深重吗?为什么?”

他泪如雨下,目露凶光。

姥姥画着十字,低声安慰着他:

“你别这样了!上帝知道这是为什么!你看看比咱们的儿女强的人家可不多啊!

“老爷子,什么家都是这样,吵啊闹啊,一团糟,所有当父母的都在承受同样的痛苦,不只是你一个人啊……”

这些话似乎稳定了他的情绪,他往床上一坐,好像睡着了。

如果和往常一样,我和姥姥一起回到顶楼上去睡觉也就没事儿了,可这一次姥姥想多安慰他两句,就走到了床边。

姥爷猛地一翻身,抡起拳头啪地一声打在了姥姥的脸上。

姥姥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她用手按住了嘴唇上流血的伤口,低低地说:

你这个小傻瓜!”

然后向他的脚前面吐了一口。

他吼了一声,举起了手:

“我打死你!”

“大傻瓜!”

姥姥又说了一句,然后不慌不忙地向门口走去。

姥爷向她扑过去,她随手一带门,门扇差点砸在他的脸上。

“臭老婆子!”

姥爷用手扶住门框,用力地挠着。

我简直有点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切,这是他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打我姥姥,我感到奇耻大辱!

他还在那儿挠着门框,许久许久才痛苦地转过身来,慢慢地走到屋子中间,跪下,往前一趴,又直起了上身,捶着胸:

“上帝啊,上帝啊……”

我一下子就跑了出去。

童年的,第一章,第三章,第四章,第五章,四篇读书笔记,一篇五百字
此文由ai作文网小编推荐,供大家学习参考!
以上就是关于《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》的内容,感谢大家的阅读,欢迎持续关注ai作文网,精彩好文不断!
本文源地址:https://www.ai-master.com/fenlei/zhuangwu/11094.html
《一种食用鱼,餐桌上看见的,体型不大,成人手掌那么长吧,嘴有点大像鲶鱼不过没鲶鱼嘴大,据说是有鳞的,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